未知领域

gettin' a life, or at least trying to

公路番外 | 旅人与无名氏

假装还有雪佛莱!!

-

他们互相看看对方的脸,又接着低头一起俯视着地上那个上身被埋没在沙子里,剩下的部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尸体。

 

“这可真是……”詹姆结结巴巴地开口,说到一半时,又找不到恰当的词继续下去。

 

“——糟透了。”小天狼星替他补充完这句话。

 

*

 

那本该是他们旅途中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他们在阿马里约附近随便找了个汽车旅馆过夜,为下一段旅程给车子加足汽油,接着重新启程,沿着六十六号公路向西海岸的方向开去。他们轮流驾驶,先是由詹姆开四个小时,小天狼星再换到驾驶座开三个小时(“嘿,明明我开车比你更靠谱!”),黎明破晓...

5 13

沙漠,仙人掌,及其他

麦克开车,古斯塔沃坐副驾驶,这曾一度是他们的常规流程。他有时也和古斯塔沃的其他手下搭同一辆车,并假装没有听到那群拉丁裔小伙子们暗地里称呼他“gringo”。

“我知道这很难。”古斯塔沃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仍然挂着微笑。那表情就像一个被凝固在他脸上的面具一样,丝毫没有破绽,分寸永远把握得恰到好处。

麦克无法确定他指的是工作的哪一部分:计划、实施计划、销毁证据……或是所有全部。但他当然清楚古斯塔沃对自己的期望是什么,而无论你如何掩盖伪装,如何费尽心思为你的动机辩解,谋杀对他来说从不是件容易事。这就是难题所在了,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人需要一个犹豫的杀手。

“我以为我们早就达成共识了。我们都憎恨赫克...

6 16

你一生的故事

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你——额前长着闪电状伤疤、大难不死的男孩从黑魔头手中拯救了危在旦夕的世界,你和那位令你倾心的红发韦斯莱姑娘组成了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你看着你的孩子们长大,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目送着他们登上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一截截车厢缓缓驶过你的身侧。但我想谈谈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谈谈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你的父亲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正在霍格沃茨的毕业舞会上依偎着对方跳慢步舞。当时舞会已经接近尾声,有人因灌下太多火焰威士忌而酩酊大醉,以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桌子上坠入梦乡,舞池中零零星星的人们则以慢悠悠的节奏晃来晃去。在詹姆开口之前,他的举止就早已完完全全地出卖了他的意图。要知道,詹姆·...

2 43

Cadenza

那是热切而又滚烫的怒火,那是充满戏剧的狂风暴雨。

 

他一时间忘了谱曲者的名字,他只知道他不过二十九岁,就已经成为音乐史上最接近于神的存在。那时,即使命运混沌如同万事初始,只有一件事情是他感到确凿无疑的——在作曲家的生命消亡之后,世人仍要前仆后继地爱他。

 

世界从第一个小节响起时变得沸腾喧嚣,又在最后一个休止符完成它的使命后重归寂静。紧接着,在那神圣的一刻,他听到了一个名字: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

-FIN-

标题来源于贝聚聚给K466写的cadenza

6

一个法国人的名字

我们的目光一相遇,我就希望世界不再是一个充满灰烬和死亡空洞的黑色废墟。我希望它清新而美丽,希望我们都活着而且彼此相爱。——安妮·莱斯


每当我与旁人提起汤米时,心中总会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我和他那场纯属偶然的邂逅和古罗马的衰落、特洛伊的沦陷一样,都是命中注定要发生的事情。我们在此之前的生活全部按照命运刻意为我们准备好的轨迹行驶,为的不过是在我们相遇那一刻的交汇。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汤米,是在一九四七年的巴黎。那时正值严冬,战争给这个城市留下的伤疤尚未痊愈,冰冷刺骨的空气中还弥漫着挥之不去的死亡气息。就在圣诞节前夕的某一天,我收到上级的指令,在拉丁区办...

 
1 / 7

© 未知领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