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领域

gettin' a life, or at least trying to

Back on Earth

We've been to the moon, now what?

 

 

Now that it has come to the last day of his quarantine, Neil had had some time to think things over. Tomorrow would be the first time he'd seen the moon in three months, or took a walk up there, as some of his fellow Americans like to put it. They made...

公路番外 | 旅人与无名氏

假装还有雪佛莱!!

-

他们互相看看对方的脸,又接着低头一起俯视着地上那个上身被埋没在沙子里,剩下的部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尸体。

 

“这可真是……”詹姆结结巴巴地开口,说到一半时,又找不到恰当的词继续下去。

 

“——糟透了。”小天狼星替他补充完这句话。

 

*

 

那本该是他们旅途中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他们在阿马里约附近随便找了个汽车旅馆过夜,为下一段旅程给车子加足汽油,接着重新启程,沿着六十六号公路向西海岸的方向开去。他们轮流驾驶,先是由詹姆开四个小时,小天狼星再换到驾驶座开三个小时(“嘿,明明我开车比你更靠谱!”),黎明破晓...

5 13

沙漠,仙人掌,及其他

麦克开车,古斯塔沃坐副驾驶,这曾一度是他们的常规流程。他有时也和古斯塔沃的其他手下搭同一辆车,并假装没有听到那群拉丁裔小伙子们暗地里称呼他“gringo”。

“我知道这很难。”古斯塔沃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仍然挂着微笑。那表情就像一个被凝固在他脸上的面具一样,丝毫没有破绽,分寸永远把握得恰到好处。

麦克无法确定他指的是工作的哪一部分:计划、实施计划、销毁证据……或是所有全部。但他当然清楚古斯塔沃对自己的期望是什么,而无论你如何掩盖伪装,如何费尽心思为你的动机辩解,谋杀对他来说从不是件容易事。这就是难题所在了,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人需要一个犹豫的杀手。

“我以为我们早就达成共识了。我们都憎恨赫克...

6 17

你一生的故事

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你——额前长着闪电状伤疤、大难不死的男孩从黑魔头手中拯救了危在旦夕的世界,你和那位令你倾心的红发韦斯莱姑娘组成了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你看着你的孩子们长大,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目送着他们登上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一截截车厢缓缓驶过你的身侧。但我想谈谈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谈谈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你的父亲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正在霍格沃茨的毕业舞会上依偎着对方跳慢步舞。当时舞会已经接近尾声,有人因灌下太多火焰威士忌而酩酊大醉,以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桌子上坠入梦乡,舞池中零零星星的人们则以慢悠悠的节奏晃来晃去。在詹姆开口之前,他的举止就早已完完全全地出卖了他的意图。要知道,詹姆·...

2 49

Cadenza

那是热切而又滚烫的怒火,那是充满戏剧的狂风暴雨。

 

他一时间忘了谱曲者的名字,他只知道他不过二十九岁,就已经成为音乐史上最接近于神的存在。那时,即使命运混沌如同万事初始,只有一件事情是他感到确凿无疑的——在作曲家的生命消亡之后,世人仍要前仆后继地爱他。

 

世界从第一个小节响起时变得沸腾喧嚣,又在最后一个休止符完成它的使命后重归寂静。紧接着,在那神圣的一刻,他听到了一个名字: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

-FIN-

标题来源于贝聚聚给K466写的cadenza

6
 
1 / 7

© 未知领域 | Powered by LOFTER